不啻姽婳

山河故人,冰雪倾凋

    失忆刀+反转甜+脑补大婚😄@



山河故人,冰雪倾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山河远阔,人间烟火,无一是你,无一不是你。
  大封已破,四圣归位,轮回初成。
  各界安生,生机向荣,海晏河清。
  世间唯有昆仑山处,如万年前般雪虐风饕,天凝地闭。
  通往昆仑神殿的八百一十级石阶上,一个单薄的身影缓缓移动,像是禁不住这挦绵扯絮的纠缠,却又凭着那万年的执念和一丝丝微茫的希望,迟步登上这天下景仰的昆仑山巅。路的尽头,是他守护了一万年的昆仑,是他用心头血护着的云澜……他眼中律动的光影闪跃,像是回到了万年前初见昆仑君时,明眸善睐,淌尽情怀万千。黑袍曳地,面具褪去,他正是成圣不久的鬼王——沈巍。漫漫长阶,忆往昔,他记得他们曾经的誓,记得他们许诺山川的情,记得他离去时除了他的记忆,终是他,先背了誓离开。这些,但愿他记得,但愿他不记得……
“他不记得我也好,我见他一面就好,哪怕是陌生人”沈巍想。他想像万年那样,远远守着便好,又不甘与心头所爱陌路,只因自己一念之差,抹去了他的记忆,终是,噬脐莫及……
  “故人沈巍来访,望通报。”站在昆仑之巅,沈巍已是微吁,捡了自己琢磨了半路的字,通传了进去。不知,这一面,昆仑可否施舍。
  “回斩魂使大人,昆仑君近日与诸位大人议事,无甚闲暇,可与……大人!大人!您这是干什么!快来人!”皑皑白雪上刺目的鲜红,换得沈巍进了神殿大门。谁能想到堂堂斩魂使,为进一门,不惜自残?恍惚间,沈巍顾及的不是寒冰挫骨的痛,而是他的云澜会不会抱一抱他?他心那么软,就像当年昆仑从血污中抱起了小鬼王一样,他见不得自己受伤。沈巍忽然明白,他要的,不是一个见面,他贪恋的是他的怀抱,是生生世世不死不休的长情相伴……或许,从他离开的那一刻,一切,不似从前。
  “我说,你叫个什么……沈……什么来着?在我家门口自残,就为见见我这个上古神袛?”
  “在下沈巍,巍巍高山的巍,妄想……见一面昆仑君”沈巍转醒,目光炯炯,这中只有对面的人。
  “巍,好名字,与我这昆仑恰是相配!诶,你说是我故人?我怎一点印象也没有?”
  忘了,到底还是忘了……沈巍啊沈巍,自作孽啊……沈巍忍住眼底酸涩,道“故人……不过是妄图见到昆仑君的借口罢了……”心中悲伤决堤,哽咽已不能言语。“若他还记得我……若他还记得小巍……”
  白首之梦,不过是一次次错过。
  “沈巍,我记住你了,既然你我这样有缘,不如三日后,参加我的婚宴如何?多一个人,多一份……”
   “婚……婚宴?”沈巍不及听完,便如遭雷劈。
   “是啊,怎么了”
   “……”
   沈巍哽咽,竟一句祝福的话也说不出,落荒而逃……
   眼泪夺眶,他要成家了,他有所爱了,自己,还算什么?沈巍,他要离开你了,他不记得你了,他不要你了……
   神木旁站定,借力撑着身子,回首,才看见满天红绸覆盖下的昆仑山巅。原来,诸位大人议事,不过是婚事……自己,生了三魂七魄,终究配不上他。
   青衫神袛,乱人心曲,惊鸿一瞥,泪眼沾裳。
   心痛,不过如此。


   “老赵,你这样对人家沈教授,太狠了吧!”
   “算是对他除我记忆的教训吧,总是看轻自己,千万斤的担子都要自己扛,我也是有心的好吗!要不是神识回来的及时,怕是他又要守着万年了。”
   “快干活,就剩三天了,我沈美人成圣大典,不许耽搁。”
    “是是是。”

    三天后
    昆仑君一身青衣,亦如初见时一般。沈巍如约而至,却是像失了魂,没了魄,一袭黑袍,却覆了面具。
    上至九界,下至忘川,天,地,人,神,不一不至。昆仑大婚,自是盛况。
    誓词已开,昆仑君覆手立于殿前。
    沈巍又一次踏上八百一十阶梯,只此,祝他心爱之人执手千年,却非他之手……
    昆仑的声音传来“自今日起,你我同魂同魄同生同死,生生世世不死不休,烟火人间,情长此阔。”
    誓言落成,礼乐未奏。沈巍却仍是一步步走来,走过之处,皆是冰雪凋零,万物唱春!
    沈巍抬头,望向他的昆仑,他的云澜,懂了他的用意。
    他的情,万年,今天,从未变过。

    “吾爱,沈巍,可愿:”
    “为我山河故人,解我昆仑冰雪万丈,与我生生世世长情相伴?”

    “愿,为昆仑山河故人,换不死不休长情相伴。”

END